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社科动态 - 热点专题 - 金沙讲坛 - 讲题集萃

洪厚甜:不用书写的时代,谈谈书法

www.cdsk.org.cn  发布时间:2016-04-11  来源:成都日报  浏览 1278 次  〖打印本稿〗  〖关闭

洪厚甜:不用书写的时代,谈谈书法

 
 
 
  记者 吴亦铮/文

  提要

  今天是一个完全不用书写的时代,毛笔被硬笔取代,硬笔又被电脑所取代。但这样一个特殊的背景,并不意味着书法的衰落。洪厚甜认为书法的使用属性被彻底剥离后,它将作为一门独立艺术迎来涅槃与新生。

  嘉宾

  洪厚甜,四川什邡人,号净堂。职业书法家。师从李良栋、蒲宏湘、张海、李刚田、陈振濂、何应辉等书法名家,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四川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楷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特聘教授,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等职。

  手记

  2016年春 成都

  中国文字是历史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也是至今通行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从殷商时期的甲骨文发展到今天的汉字,数千年历史,经过了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等书体演变,形成了独特的艺术形式——中国书法。这门融入了创作者观念、思维、精神,并能激发审美对象审美情感的艺术,诞生于汉代,兴起于魏晋,历经唐、宋、元、明、清各时代后,成为一个民族符号,代表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民族精神的永恒魅力。

  但到了近代,中国书法艺术进入了一个艰难的时期。洪厚甜先生在演讲中提到,鸦片战争后国门被打开,西方列强对中国进行了野蛮的侵略和掠夺,西方文化也对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巨大。民国时期,甚至有不少文化学者对汉字文化开始怀疑,进而倡导汉字拼音化以及废除汉字。再加上文字的简化,书写工具的改变,书法艺术被历史推到存与亡的边界。幸而有谭延闿、吴敬恒、胡汉民、于右任等书法家的坚持与传承,书法艺术才能够在无比艰难的环境下,得以存续与发展。

  中国书法艺术的复苏开始于改革开放以后,有两大标志性事件,其一为1978年《书法》杂志在上海诞生,当年举行了一个百名优秀书法家的作品展,面向全国征稿,最后选出了100幅优秀作品,最后这100名书法家都成为各省书法界的前沿人物,四川也有书法家入选。其二是1979年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招收第一批书法篆刻专业研究生,这一批共有5名书法专业研究生,分别为朱关田、王冬龄、邱振中、祝遂之、陈振濂,他们已是当代中国书法的风云人物。

  浙江美术学院开启了中国书法高校教育的先河,使得全国不少高校也开始招收书法专业的本科和研究生,为中国书法的传承与普及,找到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中国书法也进入了真正的繁荣期。

  实录

  用书法来丰富人生

  剥离实用性,但求艺术性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文字是因为书写而诞生的艺术,因此中国的书法在世界文化之林特立独行。

  今天是一个完全不用书写的时代,毛笔被硬笔取代,硬笔又被电脑所取代。这样一个特殊的背景,并不是书法衰落的开始,我认为反而是书法涅槃重生的机遇,因为实用性被彻底剥离以后,书法将作为一门独立艺术而存在。

  那么,在如今这个大时代的文化背景下,书法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我认为书法最大的变革,在于它不是实用的书写,而是主动的艺术追求。在中华文明的历史中,流传下来许多前人书法家的优秀作品,这些作品在艺术性之前,首要的属性是实用性。比如王羲之的《兰亭序》,它诞生的原因是文人在聚会吟诗之余,王羲之为诗集所写的一段序,是实用书写的衍生品。还有流传下来的文人手札、诗卷等都是一种实用书写,并不是一个有意识的追求和艺术创造。而在今天,当书法的实用性被彻底剥离后,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反思书法,将它当成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来主动追求。

  当代文化背景下书法艺术已进入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我们应真正了解这个社会,了解中华民族在文化建设上的迫切之需,重新深刻反省和认识书法艺术的价值,进而真正投身到书法艺术的发展建设研究之中,重新让书法在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中担当它应有的责任。

  书法与写字不能混为一谈

  我们现在的书法艺术教育存在一种不健康的状态,那就是先天不足。我们都知道小学教育是知识性的、中学是技术性的、大学是理念性的,因此创造性思维培养才应该是大学课程的主要任务。但因为我们很多的小学、中学里没有书法课,所以很多书法专业的学生没有经历初级和中级的教育,直接就开始了高等教育。这样的结果是很多大学生在四年的学习里,有三年时间都在补初级和中级的课,只有第四年才有一些大学层面的课程。这种书法艺术的教育模式很难发挥它高等教育的作用。因此近年来,书法界的两会代表都在呼吁书法教育走进中小学的课堂。

  不过这样一来也产生了很多问题,比如中小学缺乏相应的师资力量,教学条件不允许等等。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教育理念。现在很多人将书法与写字的概念混淆不清,甚至有不少老师也认为学校里已经有了学习写字的语文课,还要书法教育干什么呢?他们觉得书法教育是多余的。

  我认为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就要先弄明白写字和书法有何区别。

  写字是准确地书写汉字,让汉字准确传递汉字背后的意思。而书法艺术则是通过线条和线条的空间关系组合,反映和记录书写者的审美情感和趋向。我们在写一个汉字的时候,所有的汉字无论是长的、扁的、方的,同一个字都只能表达相同的一个意思。但在书法作品中,如王羲之的《兰亭序》有20多个“之”字,每个“之”各不相同,它反映出了完全不同的审美趋向。就像一个人,虽然人脸都是一张,却有不同的情绪变化和肢体语言,传递出的信息也就完全不一样。

  进入中国文化内核的捷径

  书法艺术不仅是书写技能教育,也是文化素养的教育,通过对书法的学习,能够改变和提升一个人的基本文化素质和素养。我经常跟学生聊天说,书法是进入中国文化内核的便捷通道。中国书法艺术中两个最重要的元素是黑墨和白纸,是所有艺术中元素最单纯的。书法的动静,书法的快慢,书法的方圆,书法的轻重等等,全都对应了中国的哲学思想,它深刻地反映了用二元来对应世界。

  一个国家在世界上存在的标志,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独立的文化存在。书法艺术是离每个中国人最近的一门艺术,现在中国书法不存在观众问题和受众问题。为什么?汉字书写是我们每个人生活的重要内容,认汉字是我们生下来就要做的事,进入学校后我们也要认汉字、写汉字。汉字已融入我们的生活,融入我们的血液,因此这门艺术具备最优良的普及条件。

  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从每个人开始,都来学习书法艺术,并不是要求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书法大家,而是用我们的努力来影响下一代,通过关注书法文化,倡导书法生活,来丰富我们的人生,提升我们的素质,拔高我们的品位 。如果说书法能够走进每一个家庭,成为每个人生活中必要的一环,那带来的不仅是书法的繁荣,同时也是中国文化的繁荣。

  书法与音乐异曲同工

  书法艺术之美是笔墨之美,是笔触传递的枯实浓淡快慢轻重等细微差别所带出的视觉感受,是在各种线条组合疏密交叉重叠环绕中,向世人提供创作者的审美情趣。书法艺术难就难在欣赏它的时候,得有一个前期专业积累,也就是说你一定要懂音乐才能欣赏音乐,你要懂绘画才能欣赏绘画,你要懂书法才能欣赏书法。

  在所有艺术门类里,书法和音乐在审美上是最相近的。书法和音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是在时序下空间展开,第一笔和第二笔不能颠倒,第一个字的书写顺序和第二个字有前后顺序,不能写了第二个字再去写第一个字,写了第二笔再去写第一笔,时间性和顺序非常清晰。在书写过程中,书法艺术家赋予了作品奇妙的空间变化,再加上运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草隶变化,最终的作品也会有轻重,有枯实,有前后。

  音乐也是如此,从第一个音符到最后一个音符,顺序不可变,再通过强弱快慢轻重,为受众提供了一个真实的空间。书法线条的变化好像是音乐的音色变化,我们辨识音色变化是靠耳朵感受,我们辨识书法质感的变化是靠眼睛去观察。所以说书法是无声的音乐,音乐是无形的书法。所以说一个真正想要懂得书法艺术的人,一定要有音乐的修养,这就是书法艺术审美的特征。

  对话

  书法真味

  在与古人对话

  记者:我们该怎样去学习书法?

  洪厚甜:书法是一个专业领域,它的学习需要方方面面的积累,所以有一个好领路人至关重要。因此我一直在说,自学书法没有成功的可能。我总结了书法学习的三个要素:第一是向谁学,第二是写什么,第三是怎么学。只要解决了第一个问题,找对了老师,后面两个问题也能迎刃而解。没有好的老师你肯定不可能选择恰当的学习范本,更不可能掌握正确的学习理念和技巧。

  在我学习书法的过程中,老师们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我的第一个老师和第二个老师分别是李良栋和蒲宏湘,都是齐白石的再传弟子。第三个老师张海是中国书协主席,上世纪80年代我在他那里做研究生。

  记者:初学者学书法,您有什么好的字帖推荐?

  洪厚甜:初学者如果只是自得其乐,临摹名碑名帖时行楷书是最好的,比如赵孟頫的。但真正要学书法,绝对不是从这个开始,你需要从线条表现培养,从篆隶书开始练习。但它有前提,是要跟着老师学,在老师指导下,对篆隶书的学习才是真正书法艺术学习的开始。

  记者:现在学习书法,硬件条件其实已经不是障碍了。

  洪厚甜:成都送仙桥,笔墨纸砚一应俱全,你去买东西,老板全都能给你配套,甚至比你想的还齐全。但是学书法并不是让你建立一个书写习惯,而是要真正懂得和古人对话。我们拿起毛笔去重复写字的过程就是跟古人交流,去感受古人的心路历程。

  记者:您觉得学习书法苦吗?

  洪厚甜:每个人有兴趣学习一件事,都不是因为苦才学的,而是因为里面甜。学书法,你在使用毛笔时会感觉到自己就是将军,是主宰,你的人生境界也在不断提升,这是一个非常享受的过程,绝对不苦,我学了30多年书法,从没有感受到苦,只有快乐。

  记者:现在有不少人在公园里用毛笔蘸水写字,这也是自得其乐。

  洪厚甜:这种情况应该鼓励,我也很钦佩这些同志。将书法作为一种生活,只要我们能够从中找到快乐,怎么玩都行。但我要提醒一句,浅层次玩的是浅层次的享受,如果你还想上更高境界,得到的享受也不一样。有句话说得好,一楼的得一楼的快乐,二楼的得二楼的享受,三楼的得三楼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