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社科动态 - 社科动态 - 联院动态

成都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辩证法

www.cdsk.org.cn  发布时间:2018-06-11  来源:成都日报  浏览 640 次  〖打印本稿〗  〖关闭

古智猛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鲜有城市如同成都,把社区这一城乡基本单元上升到战略全局高度,对其发展治理作出系统布局。从在全国率先成立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到推出极具含金量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30条”,再到持续开展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竞进拉练……成都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认识越来越深入、步伐越来越坚定、效果越来越彰显。在这一系列决策部署的背后,蕴含着成都施政者极富辩证法的战略考量和实践谋划,需要我们深入领会、准确把握。

在“守初”与“顺势”中深化认识

成都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不是心血来潮的随意之举,也不是图之一时的权宜之计,而是立足时代新方位、面对回应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的“民生之问”作出的一项战略之策,既合价值尺度的“善”,又合规律尺度的“真”。

从价值尺度看,这是对城市发展初心的执着坚守。城市发展的初心是什么?其全部答案就在于“让生活更美好”。社区作为“一种有别于‘社会’的传统的、富有情谊的社会团体”(德国学者滕尼斯语),自诞生起便对改善城市生活发挥重要作用。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单位人变身为社会人、农民工变身为新市民,社区进一步演化为城市治理的基石、市民生活的家园、城市文化的窗口、党建引领的阵地和共建共享的平台,对提升城市宜居度和市民幸福度愈加重要。新时代下,抓好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也就抓住了保障改善民生的关键。

从规律尺度看,这是对城市发展大势的主动顺应。城市作为一种特殊的构造,不是钢筋水泥的简单堆砌,更不是社会资源的机械组合,而是一个有机而复杂的“生命系统”,呈现为动态演进的自然历史过程。过去10年,成都常住人口年均净增50万人,全市实际管理人口目前已超过2000万人,衍生出公共配套服务不足、人居环境质量下降、社会潜在风险增加等诸多问题。实践表明,城市规模大小与治理好坏并无绝对正向关系,如果把社区这一基本单元治理好了,再大的城市也必然安定有序。新时代下,抓好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也就抓住了城市转型跃升的要害。

在“一核”与“多元”中把稳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关键在体制创新。成都正确处理“党建引领”与“融合共治”的关系,既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又注重发挥其他主体作用,初步建成了“一核多元、共建共享”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体制,确保了各项工作蹄疾步稳。

“一核”是根本保证,必须全面增强基层组织引领力。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最核心的是要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偏离了这一条,就会南辕北辙。社区党组织是党在城市工作的基础。要把加强基层党的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作为贯穿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一条红线,以建设服务型党组织为抓手,切实增强政治引领、组织引领、能力引领和机制引领,有力带动社区自治组织、社会组织建设。要完善制度设计,逐步把有条件的社会公益组织转化为在党组织引领下规范运作的社会服务企业,加大政府公共资源倾斜力度,实现党的方针政策和关心帮扶有形传递、精准覆盖,不断提升基层组织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号召力。

“多元”是重要依托,必须充分调动各方主体积极性。在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中强调“一元”引领,并非否定“多元”作用。相反,共建共享是社会建设的基本原则,是城市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实现路径。要更好发挥基层政府主导作用,全面厘清部门职责边界,进一步为社区减压松绑,切实解决工作缺位、越位、错位等问题。要充分发挥社区居民主体作用,完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全面推进社区营造,打造人人有责、人人尽责的命运共同体。要注重发挥社会组织推动作用,完善政府购买社区服务指导性目录,培育形成一批专业水平高、服务能力强的社会组织,促进政府和社会各归其位、各担其责。

在“抓大”与“落小”中找准切口

一切宏大叙事,必回归于人本坐标。成都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始终把“解决好人的问题”作为重要标尺,在工作中既注重大框架,又注重小细节,既注重大网络,又注重微循环,既注重大项目,又注重小业态,实现了“抓大”与“落小”的辩证统一。

“抓大”,重点是聚焦“双高”目标,全力攻坚突破。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是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重要目标。前不久召开的成都市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现场推进会,强调要大力推进15分钟社区生活服务圈建设、大力引进新消费新体验、大力培养壮大社区服务组织和志愿者队伍、大力推动智慧社区建设。这“四大重点”立足于成都现实基础,聚焦于成都实现“双高”的突出短板,是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引领性和支撑性工作。我们要逐一制定方案,集中资源、聚力攻坚,确保早日取得突破。

“落小”,重点是坚持问题导向,力争尽快见效。何以触摸城市之心、感受城市之善?关键是12个字: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安居乐业。这是城市工作的重要评判标准。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既要坚持战略指向,又要坚持问题导向,多办民生小事,多积尺寸之功,让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可感知可触摸。重点要按照市委部署,着力破解非核心功能疏解难、停车难、居家养老难、城市更新难、解决高品质公共服务产品均衡保障难等突出问题,以解决问题的实际成效,增强市民对推进社区发展治理的情感认同。

在“从上”与“自下”中激活动能

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涉及多个层级,需要上下同心同向同行。成都牢固树立“全市一盘棋”意识,既注重“从上推动”,又注重“自下发力”,全面加强了力量统筹、工作统筹和制度统筹,推动形成了上下联动、奋起争先的良好格局。

“从上推动”关键在强化顶层设计。当前,成都初步构建起了以“城乡社区发展治理30条”为统领、以6个综合配套文件为支撑、以N个具体配套文件为补充的“1+6+N”的政策体系。下一步,要在“N”上进一步做文章,围绕城乡社区发展治理需要着力破解的突出问题加强建章立制,不断提升制度的针对性科学性操作性,织密织牢制度之网。同时,以督促制度落实为重点,通过召开现场会等方式持续开展竞进拉练,进一步巩固竞相比拼、争创佳绩的生动局面。

“自下发力”关键在鼓励基层创造。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启动以来,成都各地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勇于创新、敢于突破,探索形成了温江区“社八件”、邛崃市“三问三审三投入”工作法、彭州市“五维共治”等一系列好做法好经验。下一步,要积极鼓励和支持各地在完成“规定任务”的基础上,紧密结合自身实际多搞“自选动作”,努力推出更多可复制可借鉴可推广的实践经验,以“点上出彩”带动全市“面上开花”。

作者:中共成都市委政研室(改革办)副主任